欢迎来到湘西州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局!

当前位置:首页->文化园地->经验交流

龙山县营业性网吧管理工作存在的问题和对策

作者: 发布时间:2013年07月26日

 

对于营业性网吧管理难度大、经营秩序混乱、未成年人深受网吧毒害等话题,长时间来一直都是社会的焦点之一,学生家长和社会各界对此意见很大。我县也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加强网吧及网络游戏管理工作的通知》,也经历了数次大的综合性整治,但是,整治行动一结束,违规经营行为又迅速回潮和反弹。作为文化行政主管部门深感责任重大、压力重重,尽管采取了加大巡查力度(采取休息时间巡查、节假日行动、零点行动等)、加大处罚力度、实行网上监控等监管措施,但是由于多种因素的综合影响,超时经营、违规接纳未成年人、擅自增加计算机终端、为逃避检查擅自闭门营业带来安全隐患等突出问题仍然没有得到有效的治理,违规经营现象时有发生,防不胜防;近来甚至出现经营业主公然对抗执法,威胁执法人员等现象。为了有效地规范营业性网吧的经营行为,营造公平竞争的经营秩序,促进文化产业的健康发展,杜绝未成年人进入营业性网吧,净化未成年人成长环境,转变经营管理模式、探索建立长效监督管理机制,已经刻不容缓。 

一、龙山县营业性网吧的现状及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龙山县营业性网吧的基本情况

1、全县拥有《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的网吧总数是140多家,计算机总数4000多台;其中城内63家,乡镇80余家,还有利用远程教育、信息资源共享工程、电信内部网点等途径擅自作为网吧经营的。 

2、分布:

县城的营业性网吧,主要集中在新建路、朝阳路、长沙路等人员密集街道上。 其余街道相对较少。

全县34个乡镇基本每个乡镇至少有一个网吧,大乡镇最多有八九家之多。

(二)我县营业性网吧的发展历程

1、兴起与发展

我县的营业性网吧,是从1997年左右在城区开始出现的。由于它是一个新生事物,最初的时候,人们对它没有任何的认识,也没有接受它的心理准备,更没有规范管理的制度准备;当时,不需要任何的审批程序,谁都可以投资新建网吧,只要购买两三台电脑,到电信部门签个协议就能开业经营;由于没有明确的管理制度,对于营业时间、未成年人上网等都没有任何的限制,导致每一家营业性网吧生意火爆,从而给业主带来丰厚的利润回报;龙山人喜欢赶新潮,也喜欢盲目投资,在当时的无序管理的背景下,受到丰厚利润的驱使,曾刮起了一股投资新建网吧的旋风,网吧数量迅猛增涨,从2000年初的10来家迅速上升到2002年的80余家。可以说,龙山的营业性网吧的兴起和发展同其他地区一样,都经历了一个无序的自由发展阶段。

2、营业性网吧主管部门的更替情况

营业性网吧从产生的一天开始,在管理制度上就存在先天不足。最初的营业性网吧由电信部门管理,只注重了它的信息产业的属性,没有更多地考虑其信息内容的安全性、健康性,没有更多地考虑网吧经营场所的治安安全,对其营业时间、上网消费人群等都没有作任何限制。后来,随着网吧数量的急剧增加,经营行为上不断出现问题,管理上不断暴露漏洞,这时都还未引起足够的重视,直到信息产业部门改革和职能转换后,才又明确由公安部门代为管理。在这一段较长的时间内,几乎没有确定营业性网吧的主管部门是谁,或者说是未能准确地将其归口到哪个部门主管,也没有制定相应的法律法规、管理条例、管理制度对其进行规范。

营业性网吧主管部门更替为文化行政部门的背景: 2002年北京蓝极速网吧的火灾事故将25条生命吞噬后,才引起了上级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这才下决心要彻底清理和整治网吧。然而,到了这时,全国的网吧已经发展到了非常惊人的地步。据2002年初的统计数据显示,当时全国已有网吧11.5万家,趋于总量饱和(当时我县的网吧数量已经达到了150余家,处于超饱和状态)。考虑到网吧的文化产业属性,国务院决定,将营业性网吧的主管部门确定为文化部和各级人民政府的文化行政主管部门。

(三)营业性网吧违规经营的主要表现及其原因分析

1、违规经营的主要原因:

我县由于营业性网吧的数量超饱和,2002年11月15日开始实施的《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列》(下称《条例》)将未成年人这一大群特殊消费群体拒之门外之后,一下子就带来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方面,占大部分营业性网吧消费群体的未成年人突然痛失“乐园”;另一方面,原本就超饱和的营业性网吧面临生存考验。这两个方面的问题同时存在的背后,原来在网吧自由出入已经上了“网瘾”的未成年人不能自拔,他们想方设法都要偷偷摸摸进入营业性网吧上网,这就为营业性网吧违规经营提供了特殊的“市场”;而原先盲目投资自由发展起来的、现在突然面临生存危机的网吧业主,面对突如其来的《条例》规定,根本不甘心丢掉饭碗,他们本来法制意识就淡泊,加之受到利益驱动,恶性竞争、冒险违规经营就在所难免。

2、违规经营的主要表现:

(1)违规接纳未成年人

由文化部门统一制发的“禁止未成年人进入”的警示标志悬挂在了每一家营业性网吧门口的醒目位置,但几乎是形同虚设。有的违规网吧业主拒绝接受处罚的“理由”居然是,不接纳未成年人几乎没有生意,这样一刀切将会把他们“整死”,好像接纳未成年人是理所应当的。另据有关调查数据显示,2002年新《条例》实施前,全国未成年人占到网民总数的80%以上;三年过去了,全国未成年人进网吧的比例虽有所下降,但现在仍然占到40%,居高不下,真是触目惊心。由此看来,未成年人进网吧在全国带有普遍性,要彻底根治这一顽疾并非易事。

(2)超时营业

《条例》明确规定了营业性网吧的营业时间为每天8:00至24:00,但是,对于在《条例》颁布实施前长期通宵营业的业主来讲,要把夜间八个小时的黄金时段砍掉,对网吧的生存考验进一步加剧;但是电信公司作为企业,对于零点断网无明显的法律可依。更为令人担忧的是,有的业主和管理人员为了逃避检查干脆闭门营业,或者将营业场所的门窗上锁后安然入睡,全然置安全于不顾,带来严重的安全隐患。

(3)擅自增加计算机台数、擅自停止实施经营管理技术措施、经营非网络游戏、不按规定核对和登记消费者有效身份证件等违规行为时有发生,屡禁不止。

二、存在的困难及对策

1、执法人员偏少,工作经费不足

龙山县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局目前有编制12人,实有工作人员19人,分为网络娱乐演艺股、新闻出版股、广播电影电视股、文化遗产股、执法股和办公室,要管理全县100多家网吧,另还有全县34个乡镇的歌舞娱乐场所、报刊印刷行业、音象制品市场、扫黄打非等工作任务。执法人员在平时上班时间除了完成自身业务工作外,县委、政府的许多中心工作也需要认真做好。而网吧违法违规经营多是在晚上及节假日期间,执法人员的工作量也特别大。还有对乡下各文化市场的检查,财政预算远远达不到。

2、互联网作为信息社会的一种产物,是人民了解外界的一个重要窗口,对于学习、了解世界应该是有积极的一面的。而青少年群体,又到了对外界事物正感好奇的时期,而法律法规却把这一部分群体拒在互联网服务营业场所之外,而他们真正能够上网的场所却非常有限,那么,如何引导青少年正确认识互联网,这也是社会、学校、家长以及各管理部门值得深思的问题。

3、现有的网吧经营,多是小规模,零散的状态,应逐步向连锁化经营的模式转变,有效降低网吧投入成本,提高服务质量。我县的网吧经营业主多能理解,但由于在具体实施过程中,牵涉到其个体利益的时候,由于意见分歧较大,要正真推进网吧连锁经营的难度很大。如何去平衡,这也是值得去探讨的问题。

4、对于网吧的管理,应做到标本兼治,细化职责,建立齐抓共管的长效管理机制。

营业性网吧的管理是一项综合性的社会系统工程,除国务院《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明确给文化、公安、工商等部门的职责外,还需要各相关部门密切配合,综合治理,齐抓共管,调动各方面的积极因素,才能有效地对其实施监管。电信业务运营商互联网接入服务单位、教育行政部门、财政部门、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共青团组织、各级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办公室、新闻媒体等都要积极地参与到网吧的综合治理和未成年人的思想道德建设工作中来,建立稳定的长效管理机制。

           

 

 龙山县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局

2013年7月25日